王维

归嵩山作

归嵩山作赏析


  这首诗是作者辞官归隐的途中所见美景的描写,通过这些绚丽醉人的景致,寄托了诗人的情感,描绘了诗人感情的微妙变化,不失为寄景于情的佳作。陶渊明有《归园田居》、《归去来兮》等诗文,皆用以表辞官归隐移情山林之事,诗人在此亦用此意。他把隐居嵩山视为归去,可见已把林园看作是心灵皈依之所。因此诗中虽有些许冷清和萧瑟之情,但却处处充满恬淡闲适之感。   诗的首联“清川带长薄,车马去闲闲”,以“去”字呼应诗题中“归”的主题,暗示了诗人辞官归隐之事,同时也刻画了诗人欢快闲适之情。溪水如带,蜿蜒绵长,足见嵩山路途不近,但车马却缓缓而行,不急不躁,从容不迫,闲静自得。茂盛的草木,与溪渚静静相依,又给诗人的旅途平添一份宁静。徜徉于此,令人心旷神怡,虽无一字直写人的情感,但诗人淡薄的情怀却清晰可见。虽不象陶渊明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那般急切,却清闲自在,另有一份悠然。诗人籍溪水、车马的欢快与悠闲,寄托了自己心境的愉快轻松,神思清扬。终于摆脱了宦途羁绊,摆脱了官场的晦暗,回归自我,回归自然,心中就如清川一样畅快,如车马一样悠然,“闲闲”连用,表意效果十分强烈。但就情绪来看,诗人并不像陶渊明那样对归隐山林有着一种近乎雀跃的向往,而更多地体现为顺其自然的适应,而且归途遥遥,诗人心中似乎有所牵挂,隐约有一种无奈之感。这是因为诗人本有很高的政治抱负,却因朝野不平始终难以施展,不得不辞官归隐,在得到解脱的同时,心中仍是难以平静,这也是诗人忠君爱民的一贯体现。   颔联着重于描绘归隐途中美丽的景色,但景语含情,意在言外,写得含蓄蕴藉清约婉转。这两句诗仍然沿用归隐诗一贯使用的意象,通过云水自在,飞鸟归巢来喻指自己放下尘俗之意。“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与还”描画了一个山林寂寂的画面,清幽恬淡,一体天然。流水潺潺东逝,暮色四合,禽鸟归巢,诗人以流水,禽鸟自喻,表明自己是应归去了。“流水如有意”与“清川”呼应,“暮禽相与还”与“长薄”呼应,此处寄情于物,将流水与暮禽都拟人化了,富有人的感情,具体说来就是诗人的感情。在诗人看来,流水的有意和山鸟的相与都是在召唤自己,相约着早些忘情,回归自然的怀抱。同时,浅浅流水柔则柔矣,但一去不返,暮禽弱则弱矣,但归巢不辍,这些都暗含了作者归隐的坚决。流水朝东有自然而然的意思,而暮禽还巢,有“鸟倦飞而知还”的韵味,体现了作者是对现实政治的绝望和厌倦后,归隐是他油然而生的真实想法,无需劝导,水到渠成。   “荒城临古渡,落日满秋山。”这一联仍然是寓情于景、情景交融的手法,它描绘了荒城古渡,落日秋山的景象。城是荒城,渡是古渡,日是落日,山是秋山,“荒”、“古”、“落”、“秋”,一片落寞萧条的景象。这样的凄凉,这样黯淡,让人不禁怀疑那闲悠悠归隐背后似乎有种难言的苦衷。两句十字,四种景物:荒城、古渡、落日、秋山,一幅具有季节、时间、地点特征而又色彩鲜明的秋景画尽现眼前:荒凉的城池临靠着古老的渡口,落日的余晖洒满了萧飒的秋山。诗到此,我们可以看出诗人感情已经有了波折性的变化——诗人越接近归隐地,就越发感到凄清落寞,这种归隐带有了一种悲意。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“习古堂国学网”的唐诗三百首栏目。   颈联用白描的手法绘制了一幅落寞萧条的景象。废弃的渡口、荒芜的边城、凋败的空山、苍凉的落日,如上古洪荒般令人倍感凄凉。“荒城临古渡,落日满秋山。”诗句中虽有动态的“临、满”两个字,但并没有改变景色的沉寂萧索之象,如“古藤老树昏鸦”、“古道西风瘦马”一样,令人顿生悲切。整幅图景如灰色的素描,线条粗犷,布局疏落,其中蕴含的情感感人至深,显示出诗人心底的凄冷苍凉之感。离嵩山越近,诗人就越感到低落,感情从恬淡愉悦,渐转至低沉哀伤,给归隐之事蒙上了一层悲意。   尾联点明归隐地点,并用“归来且闭关”再次申明归隐的决心。虽然途中秋色让诗人感到寂寞凄清,虽然家国之念也曾让诗人割舍不下,然而当车马逶迤,赶到嵩山,峻拔高远的归隐之地就在眼前时,诗人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牵挂,归隐之心终于坚定,情绪也又恢复过来。“迢递”既说明归隐路途遥远,也暗喻诗人从此与仕途分开,从此与世隔绝,不问世事。同时也可以理解为诗人一段长长挣扎与抉择的心路历程。“闭关”二字更是强调了这样的心情。诗人从此关闭俗世之门,一心归隐。   本诗平淡自然,有返璞归真之妙。结构上法度严谨,工整清晰。景物的描写以白描为主,做到情景交融。情感的表达则粗放之中见精微,平淡之中见波澜。透过诗人的双眼,透过他眼中富含情感的景象,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细微复杂的内心世界,轻松愉悦中充满了无可奈何,触景生情的失意凄清,最后归于平静恬淡,从喜悦到不甘,从犹疑到决绝,这些细微的情绪变化,诗中只字未提,却贯穿全诗,使文章情绪饱满,意境深远。   名句   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与还。   翻译:流水有情,伴我东去;倦鸟归巢,邀我还家。   颈联用白描的手法绘制了一幅落寞萧条的景象。废弃的渡口、荒芜的边城、凋败的空山、苍凉的落日,如上古洪荒般令人倍感凄凉。“荒城临古渡,落日满秋山。”诗句中虽有动态的“临、满”两个字,但并没有改变景色的沉寂萧索之象,如“古藤老树昏鸦”、“古道西风瘦马”一样,令人顿生悲切。整幅图景如灰色的素描,线条粗犷,布局疏落,其中蕴含的情感感人至深,显示出诗人心底的凄冷苍凉之感。离嵩山越近,诗人就越感到低落,感情从恬淡愉悦,渐转至低沉哀伤,给归隐之事蒙上了一层悲意。   尾联点明归隐地点,并用“归来且闭关”再次申明归隐的决心。虽然途中秋色让诗人感到寂寞凄清,虽然家国之念也曾让诗人割舍不下,然而当车马逶迤,赶到嵩山,峻拔高远的归隐之地就在眼前时,诗人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牵挂,归隐之心终于坚定,情绪也又恢复过来。“迢递”既说明归隐路途遥远,也暗喻诗人从此与仕途分开,从此与世隔绝,不问世事。同时也可以理解为诗人一段长长挣扎与抉择的心路历程。“闭关”二字更是强调了这样的心情。诗人从此关闭俗世之门,一心归隐。   本诗平淡自然,有返璞归真之妙。结构上法度严谨,工整清晰。景物的描写以白描为主,做到情景交融。情感的表达则粗放之中见精微,平淡之中见波澜。透过诗人的双眼,透过他眼中富含情感的景象,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细微复杂的内心世界,轻松愉悦中充满了无可奈何,触景生情的失意凄清,最后归于平静恬淡,从喜悦到不甘,从犹疑到决绝,这些细微的情绪变化,诗中只字未提,却贯穿全诗,使文章情绪饱满,意境深远。   名句   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与还。   翻译:流水有情,伴我东去;倦鸟归巢,邀我还家。 &&   这首诗是诗人于开元中期离开济州贬所,暂隐嵩山时写下的山水诗作。诗中虽有“空”、“寂”、“闲”的禅趣,但流露出孤寂避世的失意之痛苦,全诗于山水风物的描绘与个人行踪凄清的勾画之中,使诗意透过景物自然流溢而出。   首联极目远眺,图景鲜明。“清川带长薄,车马去闲闲”,状如“一衣带”的清溪,沿着巍巍嵩山山麓长林潺潺出谷,辘辘归去的车马悠闲从容地驶向山间丛林。一个“带”字类物极致,再现出溪水依傍林麓蜿蜒而下,欢快奔流、神采飞扬之势。一个“去”字,写出车马似乎通晓人意,“哒哒”的马蹄声传达出悠闲自得之情。诗人将山水景物与人的行动交织于画面之中,表现出大自然风光迤俪迷人。   颔联身临其境,其乐无穷。“流水如有意,暮禽相与还”,这里借“流水”“禽鸟”,抒发诗人与自然融合之感。那从山谷汩汩而出的流水发出的“丁冬”的声响,犹如少女银铃般的歌喉,正好与天色向晚的投林暮鸟和鸣,正是人向山里走,水从谷中流。“流水”和“禽鸟”似乎与诗人同乐,又好像和诗人同归,此种禅意妙不可言,诗人那种幽闲恬适之情跃然纸上。读之,不禁使人想起诗人的《竹里馆》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的诗句,给人以“清幽绝俗”的感觉。   颈联物是人非,充满哲思。“荒城临古渡,落日满秋山”中的“荒城、古渡”与“落日、秋山”,完全可以看成两组哲学符号。前者为“人文景观”,后者为“自然景观”,如今,这二者斗转星移,一个沧桑巨变,一个亘古如新。可不是吗?城已荒,而渡口依旧;人世变换,不可逆转,而自然永恒,年年如此,就像目前落山的余晖映照这秋日的山林。其言外之意——“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”,人世间的一切终会随着时光的流逝,既然如此,不如隐归山林,尽情享受自然之趣。而这两句诗的光色明暗的对比十分鲜明,借此也表达了诗人孤寂和凄清。   尾联归隐嵩山精神家园。“迢递嵩高下,归来且闭关”,一个“闭”字语意双关,表面上写诗人乘着晚照进山,关隘之门将闭,而实质表达诗人与世俗断绝交往之意,虽有追求禅宗的“空灵”境界,然而从隐约微词之中透露出孤寂落寞之感。有人认为此时的诗人还没有完全摆脱宦途之绊,去寻求真正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。当我们再看王维晚年所作《辋川集》中的另一首名作《鹿岩》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” 。便会发现:同样是描写一个空明寂静的意境,《鹿岩》诗中所表现的清静虚空的心境,才可谓是禅宗所提倡的。更多唐诗欣赏敬请关注“习古堂国学网”的唐诗三百首栏目。   总之,“王维是以诗人的灵感、画家的眼光、乐师的听觉创作山水田园诗的,所以他这些诗就不仅是‘诗中有画’,而且是绘声绘色的有声画。”(《唐诗宋词鉴赏大典》)而诗情画意、音乐美感与禅宗之趣的高度结合,诗人的自我形象和山水景物的契合交融,构成了王维山水田园诗的独特艺术成就。   总之,“王维是以诗人的灵感、画家的眼光、乐师的听觉创作山水田园诗的,所以他这些诗就不仅是‘诗中有画’,而且是绘声绘色的有声画。”(《唐诗宋词鉴赏大典》)而诗情画意、音乐美感与禅宗之趣的高度结合,诗人的自我形象和山水景物的契合交融,构成了王维山水田园诗的独特艺术成就。 

王维的其它诗歌